关于焦虑我们问了16位投资人 创业者同一个问题

  现在人的生活,似乎总是绕不开焦虑。 融不到钱,创业者焦虑;投不到好项目,投资人也焦虑;工作能力没提升,担心被同龄人抛弃;天天拼命工作,发际线渐渐后退也焦虑。 焦虑就像是蛰伏在灌木丛中的一只野兽,平日里安安静静,夜深人静时便开始噬咬你的心灵。

  创投圈可以说是焦虑症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了,在这个光鲜亮丽的圈子里,大家都有哪些焦虑?又是如何解决的呢?我们问了 16 位投资人/创业者同一个问题:

  这个时代充满了不确定性,也充满了机遇。我的焦虑一方面是来自于希望真格投出下一个百亿美金估值的独角兽。这不仅对我,对整个真格的投资团队来说也是一个努力的方向。各行各业变化都很快,整个团队都需要保持极强的学习能力。

  同时,现在早期投资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优秀创业者很抢手。我们一直强调,真格的钱是有价值观的钱(Money with Values)。作为投资人,我们需要打造真格独一无二的品牌价值,不断提升我们的投后服务质量,确保能够切实解决创业者后续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挑战。

  因为投早期,最焦虑的时候是看不到创新的项目和令人眼前一亮的团队。解决方法一般是和投资过的 CEO 或者是业内的企业家交流,找到行业的的痛点和机会。

  最焦虑的时候是反复来的,不同的阶段会不太一样。持续的焦虑来自于找到优质项目。

  早期的时候对于自己的判断力会有一个不断推翻和重建的过程,会很明显地感受到过去的自己在一些项目上的判断是失误的,高估或者低估都会有。以及在不同技术和产品创新周期的间隔中,其实会有关注领域的缺失和迷茫。

  解决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对内自我的反省和总结,对外寻找朋友和专家的帮助沟通。每次特别焦虑和痛苦的时候也是重要的成长机会。

  在投资行业有个形容”焦虑特别流行的词叫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翻译过来就是害怕错过。但是害怕错过意味着两点,第一是想控制不确定性,第二是什么都想要。

  我们没有思考长期的目标,也不知道自己的优势究竟是什么,于是我们可能没有取舍的原则。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系统里,由于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因此要放弃什么,所以市场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令你焦虑。

  我认为要问自己的一个人生观问题是:你因不确定性而生的快乐,和你因不确定性而生的痛苦,孰大孰小?如果是前者,那么可能就更适合创业、投资等系统不确定性更高的行业,但如果是后者,可能更加稳定、没有变化的工作较为适合。

  听到别的基金投了自己没见过的项目会焦虑,听到别的基金投了自己见过但没投的项目也会焦虑,自己投的项目发展不顺利会焦虑,投到好项目但案源很随机的时候也会焦虑,觉得是在靠运气吃饭不知道如何复制。没有特别好的解决方案,一般就是跟别的投资人聊聊天,听到对方也非常焦虑,心理就平衡了一点,或者转移注意力,大吃一顿火锅平复心情。

  对我来说,最焦虑的事情是“变化”,最焦虑的时候是“不知道会如何变化”的时候,最焦虑的问题是“能不能追的上变化?”。

  在新媒体和内容行业,“变化”也是主题。平台方面,从微博、微信到头条、抖音,新的大流量平台不断出现;B 站、喜马拉雅、小红书等特定需求或特定垂直领域的平台,也在分割和抢夺着用户的时间。话题方面,热点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两三年前的一个热点事件,网上能讨论三四天。而再去看现在的热点,从热点出现、热度爆棚,到热度消失、无人关心,可能只有一天、甚至半天的时间。比如今年的几个热点,早上的热点,可能下午的追热点文章,就没人再愿意点开了。

  身处其中的内容创业者,最大的焦虑,可能正来源于不知道明天的粉丝和用户会喜欢什么。不知道会如何变化、能不能追的上变化,是最大的焦虑来源。

  视感科技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你会将自己的想法去找一些你认为有经验,而且向业内比较权威的人去学习的时候,绝大部分的答案是:你们这个做不了。你都把东西做出来之后,再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还会当面反对你。

  比如我们刚开始打算做智能吉他的时候,大部分的厂商都不知道智能吉他是什么,我们去找代工厂,他们觉得在指板上装 led 灯这一件事就做不了。对于做了十几年琴的师傅来说,他们只会认为这个 led 灯就是个画蛇添足。

  等到我们吉他做出来,去拿给一些专业培训机构看的时候,很多有经验的老师认为,你这样的教法是不合理的,或者说如果你这个能教的话,那老师们岂不是都失业了。智能乐器在音乐教育上的应用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让大众理解。在大家都不相信你,不认可你的时候,不理解你的时候,只有自己相信自己。做到心态坚定,是需要对市场更深的洞悉和理解,好在我们创始团队从来没有自我怀疑过。

  作为一个品牌创始人,最大的焦虑从来不是来自于市场、来自于竞争对手,或者来自于所谓的风口。我们真正的焦虑和挑战来自于如何不断超越自己,如何一季季地带给用户惊喜,如何让品牌走上更高的层级让自己更远离所谓的竞争品牌,以及如何在销售规模不断成长的三五年甚至十年后仍然保持品牌的先锋、「酷」以及活力。

  这样的焦虑对于品牌创始人来说,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都一定是益处大于害处,内心的这种焦虑感会促使你不断地寻求突破,探寻品牌的边界和团队的潜能。这是内心持久的动力。她不需要解决,你只需要感知和接受。当然,如果遇到一些觉得需要缓解的焦虑,最好的方法是往前跳五年,或者跳到一个更宏观的视野去看待眼前的这件具体的事情带来的焦虑。如果五年后回看,这不是什么大事,那就动手解决它。

  怕成长的速度赶不上风口变化的速度吧。比如前段时间,当区块链浪潮袭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个做新零售的创业公司,顿时有一种被资本爸爸打入冷宫的感觉。正巧那时候我们就在融资,感觉 FA 都快忍不住在我们的 BP 里加一段红酒区块链化的东西了,为了让我们的项目更有“想象力”。但是所有的焦虑本质上都是没想清楚,想清楚我们的业务重点之后,全部的精力都会专注在业务上,就根本不会焦虑了。

  我最大的焦虑来自于被用户激发的责任感。记得我们的第一款产品上市的时候,预售情况出乎意料的火爆,这乍听起来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但对于供应链的压力就突然变得特别大。做硬件的朋友们都知道,第一批硬件产品从设计到试产到量产的冲刺阶段,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会发生。尤其当你需要自己研发并创新技术的时候,市场上没有可以参考的成熟样本,在这个创新和试错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工艺、设计、技术等方面的挑战,而且这些问题很多必须在24小时内得到解决。

  那段时间我和同事们都过的非常焦虑。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第一确定红线目标,必须保证如期交付;第二:集中公司所有的资源,发动所有的力量解决随时发生的每一个问题。这个过程我最感慨的是,当团队全身心去迎接挑战的时候,激发出来的效率和灵感,解决问题的能力,大大超过我的想象。

  对我来说,最大的焦虑,是创业要不断面临的不可预知的各种挑战。这种挑战会阶段性地向你蔓延而来。豌豆公主建立初期,我最大的挑战是人。任何创业公司创业初期需要重点解决如何招聘合适的人才,你需要找人、找合适的人构成你的团队,这个主要来自于之前的人脉积累;当团队建立,团队成员慢慢增加后,就面临下一个问题,就是沟通。人与人的沟通是很重要的问题,如何让所有人理解你的想法并且统一成一个目标去努力奋斗,这是公司在任何阶段都需要去解决的。最主要且有效的解决办法是通过不停的碰撞、面对面交流来降低沟通成本,从而达到效率最大化。

  我觉得创业的过程就是永远都会有焦虑,或者说危机感。危机感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人,如何进一步加强和优化团队,能跟上企业的发展速度;另一方面来自于竞争,不是可见的竞争,而是来自于不可见的竞争。对所有创业者来说,可见的竞争对手,只要硬碰硬打就行了,但真正的竞争对手是看不见的竞争对手,比如出租车是看不到自己的竞争对手是滴滴的。90% 的创业都会死,而相当一部分的死亡原因来自降维打击,或者跨行业打击。所以创业者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焦虑的解决办法也很简单,不断去想你如何为用户提供更大价值,如何不断建立加固自己的壁垒;另外不断的找人,吸引更优秀的人。

  创业过程中会遇见未知的不确定性,这个时候会急躁,焦虑或者是觉得有未知的不安全感。在这个状态下,我们要学会心理换位和保持良好的心态。拥有好奇心,保持乐观心态和充沛的学习状态,同时近乎痴迷的坚守自己喜爱的领域,在不确定中寻找到机会。

  创业的过程中,比较焦虑的事情是如何持续把有限的时间、资源和注意力,放在最为重要的事情上。从纷繁复杂的信息、诱惑、压力中正确地认知自己和企业所处的阶段,并明确出最为重要的一到两个问题,并解决它们。一旦自我认知产生了偏差,感觉到自己没有专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或者因为主客观原因,无法专注再最重要的事情上,就会觉得焦虑。

  很难说什么时候是最“最焦虑”的。因为一个问题解决,总有另一个新的问题在等待。

  我最近比较焦虑的是一个新的业务线在开始的阶段。所有创业的经验、道理、别人的善意建议,都不能确保一件事情完整地成型。你要保持开放,同时要留有坚持;需留意提防自己的经验成为创造力的桎梏;又要留意自己的渴望不要牵绊了产品本身。在每一个细节上的取舍和每一个决定之中,都渗透着焦虑感。

  我理解创业本身就是这么个过程,而“焦虑”本质上是个情绪。并非是某件事情、或者某个问题令人焦虑;而是创业本身所面对的不确定性、无章法定论、从零创造和应对本身带给人巨大的焦虑感,也伴随着巨大的乐趣和喜悦。

  创业过程中最让我着急的不是个人成败,而是“如果项目不成,团队其他人怎么办?”这些人刚从百度微软这些大公司出来,肩头最沉的分量是“有没有能力对他们的人生负责”。只有更加努力的去付出!和小伙伴们躲在北京简陋办公室里一起没日没夜地潜心研发。没发过朋友圈,没有周末,没有出游,对时间的掌控几乎到了分秒必争。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团队面对的所有问题都是开放性问题。这是一个别人没有做过、没有任何东西参照的项目。“系统的集成度特别高,没有办法外包。我们的所有设计都必须自己来。”产品的研发需要时间的沉淀,Hover Camera 的研发用了整整两年时间,我们的团队憋了两年。要耐得住寂寞, 隔绝噪音,专心把自己产品做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重庆时时彩任选玩法_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_宁津县恒硕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立场
本文由 admin授权重庆时时彩任选玩法_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_宁津县恒硕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发表,并经重庆时时彩任选玩法_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_宁津县恒硕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重庆时时彩任选玩法_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_宁津县恒硕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
集团文化
关于焦虑我们问了16位投资人 创
关于我们_驱动中国
高管团队--关于我们--人民网
关于干部任前公示的公告
我们对消防车有哪些注意事项以及
关于成都的一些记忆碎片